note

文明、熵

By 2020年6月7日 No Comments

文明的存在让每一个人的诞生都是反自然的,而自然的诉求是原始和狂野的,关于熵。

在动态中用多层的演绎架构和语言系统塑造一个稳定的意识并不容易,这便是生存。

伟大的理想、追求、狂热、文化、主义,都关乎生存。

人类是一个群体的图腾,所有的语言、文字都记录着群体、族群,而个人之间,逻辑上并没有什么关联,文明捆绑了我们。

关于生存的思考的基本单位是个体,什么是生存?文学给出了无数种答案。

生存是无情绪的,不挣扎也不悲壮,让个体意识在文明架构内中的表现力最大化是生存的原动力,当每一个优选被按照最趋近个体意识的版本而作出后,最佳版本的个体意识便诞生了,且这个version是不存在的。

我们可以用1个字或者1兆亿字描绘人类文明史,但所有关于未发生的“下一刻”的描述都是僭越的。

 

Leave a Reply